银耳雪梨粥

贺唐(踮起脚尖)

上车,完结必须有车

不会告诉你们我写哭了。。。。。。一定是甜甜的贺唐。

用了电视剧的求婚梗。so sweet


第五章


 唐晶小酌到傍晚,一个人想了许多,薇薇安的话一直在她耳边循环。也许自己是该主动一些。思量许久,将邮件发给了拉菲尔。



小姑娘刚刚打开门。就撞进了一个温暖踏实的怀抱,贺涵紧紧的抱着她,暗自松了口气。


“ 你怎么回来这么晚 ”


贺涵努力平复着情绪,可唐晶依然听出了尾音的颤抖。


贺涵今天怪怪的。


“在酒吧待了一会,顺便和拉菲尔谈了谈工作上的事。”


贺涵轻轻拉过唐晶的手,两人走到桌前。

“ 唐大小姐要是再回来晚一些,就浪费了我这一桌的鱼了。”


“ 贺大厨亲自下手吗?”


看着一桌丰盛的烛光晚宴和他精心布置过的客厅。唐晶感叹道,


“荣幸至极”



贺涵起身为两人倒好了酒。再三酝酿


其实我是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辰星在香港也有项目,我上午已经申请调过来了,以后我们又能在一起并肩作战了。


“ 啊 ”,唐晶惊叹到。

“ 我刚跟拉菲尔申请调回上海。”


贺涵看着小姑娘生动的表情,不禁笑出声。却遭到一记白眼。


“我们这叫心有灵犀。不谋而合。"


“ 那我再跟拉菲尔说吧,我才刚跟他谈过,现在反悔应该还来得及。"

贺涵静静等着小姑娘发完邮件后,便故意装作很为难的样子。


" 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


贺涵一脸凝重,低下头两手互相摸摩挲。又忍不住偷偷抬头看看小姑娘的反应。


唐晶拉过贺涵的手,两人一起坐在沙发边上,小姑娘一脸坚定的看着他,


‘’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你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 申请调到香港这边总要有一个理由吧,所以,我说的是 —— "

“ 结婚 ”



小姑娘的眼眶顿时泛了红。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贺涵拥过小姑娘。大手轻抚上她的脸,为她抹去了眼泪。


小姑娘撅起了嘴,轻拍下他的手。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 哼,你的求婚也太烂了。”


贺涵暗自失笑,加重了拥抱。


“ 那你是还没有见过更烂的戒指呢?”


说罢,拿出一个易拉罐环。


“ 都怪我,来找你,走的太急,什么都没有带。戒指放在上海,我已经让助理快递过来了,不过还没有到。”


“ 只能委屈一下你了。”


小姑娘哀嚎一声,可还是乖乖的伸出了手。贺涵轻啄一下小姑娘高高撅起的小嘴。小心翼翼的,为她带上“戒指”。


没想到唐晶却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 臭孔雀,你连戒指都打白条。”



说罢 ,吻上他的唇。带着急促的啃咬。


电脑点这个https://shimo.im/doc/LYRvcdEOWtQh24x7?r=G8LD7Q/「贺唐 (踮起脚尖)」


手机点这个https://shimo.im/LYRvcdEOWtQh24x7


唐晶是在贺涵的轻吻中醒来的,不满的轻拍向扰她美梦的贺涵,却反被另一只大手抓住。


唐小姐被手指尖凉凉的触感猛地惊醒。


“助理已经将戒指送到了。”


说罢抱紧了小姑娘,轻吻了唐晶湿润的眼眶


“早安,我的贺太太。”


完结   感谢阅读








贺唐(踮起脚尖)

洗白了薇薇安,还蛮喜欢这个角色的说。

 

第四章

 

唐晶走后,贺涵接到了薇薇安的电话。


“贺涵,我的朋友说你到香港了,以前都是我来找你,这次换你来找我吧。我已经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了”

 

“薇薇安,我们之间还是不见面的为好,我认为我之前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而且,你知道的,我来香港,是为了唐晶。”

 

“你误会了,我已经准备结婚了,约你出来,是想做一个彻底的了断。我们之间,没有开始,也该有一个结束,断了我的念想。”

 

“也好,那一会见。”

 

贺涵挂了电话,似是在筹划着些什么。

 


薇薇安拉过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贺涵,他有话对你说”说罢,拉了拉身旁男人的袖子。那男子面露尴尬,与薇薇安低声耳语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薇薇安瞪了瞪眼,伸手掐了那男子一下。

 

贺涵向前一步,礼节性伸手“没事,有什么大可直说,我向来不是小肚鸡肠的人。”

 

那男子回握,轻咳两声“贺涵,我要谢谢你,要不是你离开薇薇安,我也不会遇到这么好的女孩子”

 

“她确实是特别好的女孩子,所以你要好好待她”

 

“我一定会的”说罢,便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侧身对薇薇安说道"那你们慢聊,我在车里等你。”

 

还没等那男子下楼,贺涵已忍不住发出了孔雀般的笑声。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薇薇安装作微怒的样子。

 

“我笑这样的事,也只有你能做的出来。”

 

“我这么做,是想告诉你,有的是人疼我爱我,我不会再犯傻,在你这一棵树上吊死,从今以后,我会彻底忘了你的。”

 

薇薇安眼圈泛红,低头喘息,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贺涵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我会给你派一个大红包的,需要我和唐晶做伴郎伴娘吗?”

 

“不需要,请你们这对金童玉女去抢走我的风头吗?”说罢,薇薇安破涕为笑。

 

贺涵则面露难色,“其实我今天赴约,也有一事相求。”

 

“我打算向唐晶求婚,但我不确定她的态度,我怕如果她没有这层意思,我的贸然行事,会再次影响我们的感情”

 

“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打探一下她的态度,我知道我的请求是有点过分,你可以选择不答应,但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你最适合。”

 

薇薇安自嘲的笑了笑“从来没有见过,也从来没有想过,你会为了一个女人如此诚恳,不安的去请求别人。”

 

“可见我在你心里的地位什么都不是,不过这也告诉我,并不是我没有魅力,而是你心里一直深深的住着一个人。”

 

“ 你的忙我会帮的,算是弥补我曾经从中作梗于你们之间吧,这样也好,从此我们就两不相欠了,我也可以开始我新的生活了。”

 

薇薇安抹去泪水,头也不回的走下楼,走上车。

 



“抱歉,久等了,我刚去见了贺涵,所以晚了些。”

 

见唐晶满带怒火直勾勾的望着她,薇薇安笑了笑,目的达成,算报了个小仇。

 

 “别误会,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见面主要是跟他做一个当面的了断。”


“那你今天找我来做什么。”


“ 我们已经不是感情上的竞争者,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谈一谈吗?”


“ 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唐晶起身要走。


“是没什么好谈的,我已经要结婚了,而你依旧是那个等雀中的麻雀唐。”


“是吗,那你动作可真够快的,像你这种勾三搭四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和我谈论贺涵。”


“ 我可不是这样的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是一心一意的爱着贺涵。爱他的时候,我就只爱他,眼睛里容不下其他任何人。所以我才能理解为什么贺涵一次次毫不留情的拒绝我。” 


“ 贺涵是真的很爱你,他那么骄傲的人,却只为你恼怒不安,为你失魂落魄。有时我真的很忌妒,你明明没有我对他付出的多,却依然占据了他整个心。”


“ 之前的种种其实都是我一个人的自作聪明,我和贺涵其实什么都没发生过。”


“今天我拉下面子和你说这些,也是希望他真的可以幸福。” 


唐晶有些动容,坐回了椅子,举起了酒杯。


“ 那你呢?闪婚靠谱吗?婚姻是很重要的事情。你要慎重考虑。”


“唐小姐,你不会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们两个一样前前后后顾虑那么多吧。”


“ 有的时候爱情需要一些死皮赖脸,否则就算你们十年的细水长流也只是惘然。”


“ 我的话你好好想想吧,我还要去订婚纱,就先走了,结婚的事情太多了,简直比工作还忙。”


唐晶望了望现在的薇薇安,满脸幸福小女人的样子,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 等你们结婚了,可以传授些经验给你。”


“ 好啊,借你吉言。”


薇薇安挥别了唐晶,走到拐角处便拿出手机,回了贺涵的信息。


“ 一切ok。”

贺唐(踮起脚尖)

车来了,各位愉快食用


第三章 (下)


这个电脑上能看https://shimo.im/doc/40NDQVAPRiEpwRw4?r=G8LD7Q/「贺唐(踮起脚尖)」


用手机看的点这个https://shimo.im/40NDQVAPRiEpwRw4



唐晶连转几个身,没有如愿以偿的得到那个踏实温暖的怀抱,猛地惊醒。


醒来时天已透亮。阳光轻柔朦胧。空气中流动着馨香和甜腻,隐约残留着昨夜的情动,全身传来熟悉的酸痛感。


“贺涵呢?”


小姑娘有些慌,她伸手摸了摸贺涵的位置。已经没有了温度。


贺涵进来便是看到了这幅景象,小姑娘满脸焦急和委屈。他走过去轻抚上她的脸。


“怎么了”


小姑娘猛地扑上去。委屈的说道


“我,我以为你走了。”


贺涵也紧紧的回抱着。


“不会的,我以后都不会再走了。”


小姑娘鼻子有些泛酸。她拉开贺涵的怀抱。望着他,仍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贺涵,我……”


贺涵又拉上她的小手。


“我知道你有话想说,我也有话想对你说。”


“但现在不是时候,我们两个昨夜都是醉宿。而且还运动了那么久。”


说罢抿唇笑笑,看了看小姑娘羞红的脸。心里十分满足。


“尤其是你下午还有工作。你必须听话,现在吃点东西,然后我们需要补觉。”





小姑娘小口小口地嗪着粥,贺涵看的心猿意马。想起昨夜那红唇的香甜。却只能强压下心中的热火,不禁哀叹。


小姑娘被贺涵炙热的目光羞红了脸,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


邀功似的,“我吃完了。”


片刻之后,贺涵将她紧紧拥入怀里,温存的亲了亲她的眼睛和脸颊。语气轻柔。


“现在什么都不许想,乖乖睡觉。”


贺唐 ( 踮起脚尖)

没错,车来了,(这章纯肉)......我第一次写车,多多见谅。

下章还有车,我贺总怎么可能一晚上只一次对吧......  

欢迎食用       (我要捂脸走人了......)

第三章  上

唐晶睡得迷迷糊糊间,感到一个既温暖又踏实的拥抱,和一个绵长的吻。


贺涵施展孔雀开屏的绝技。从前台小姑娘那里骗来了第二张房卡。此时他看着怀里的唐晶,既不忍心打扰她的休息,却又盼着她醒来。


用电脑看的点这个https://shimo.im/doc/jVdsNXTQaV4G38X4?r=undefined/「贺唐(踮起脚尖)」


用手机看的点这个https://shimo.im/jVdsNXTQaV4G38X4


贺唐(踮起脚尖)

各位久等,我马上去码车――

第二章

贺涵没有回去,独自在街道的长椅上坐着。冷风吹过,酒倒是醒了不少。身上有些凉,才发觉出门急得什么都没有带。不禁暗自失笑。



“装什么装啊,明明我女神唐晶姐姐才是受害者,你在这喝酒买醉装可怜给谁看啊?”


突然想起来接到唐晶电话之前,自己在酱子喝酒,被洛洛讽刺的几句话。


“真搞不懂你们精英人士的恋爱观念。你既然口口声声说爱她,与其在这里喝闷酒,为什么不去香港找她,或者为什么不在她去香港之前挽留她?”


老卓向这边传来几个眼色,贺涵笑了笑,“无妨。”


洛洛两手撑着托盘,朝贺涵瞪了几眼。


“我真是替我女神姐姐感到心寒。十年错付给了一个不爱她的人身上。”


“她的十年也是我的十年,再说你凭什么说我不爱她?”,贺涵隐隐有些不爽。


“唐晶是我一手带到现在的,这十年来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现在看似表面的光鲜亮丽,背后为此而付出了多少超于常人几倍的努力。”


“能升为合伙人,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我实在是不忍心开口让她放弃。”


“我也没有把握告诉她,如果她愿意留下来,我就能给她一个安安稳稳,直到永久的幸福。如果我们又是兜兜转转,没有结果的又十年呢?”


“这对她来说不公平。我这样做,恰恰才是对她最大的尊重。”


“哪里来这么多大道理,我看你根本就是拉不下面子去挽留她。”


洛洛麻利的收走了桌子上的几个酒瓶子,走向厨房转身前又白了贺涵一眼。


贺涵本想接着反驳,但洛洛的话却像刀子一样直接扎中了他心里的那一抹不为人知的痛处。


想起罗子君之前也说过同类似的话。“贺涵,你就是装鸵鸟,对于你掌控的了的女人,你不屑于追求。对于你掌控不了的女人,你又不敢去追求。”


唐晶确实对他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女人。确实总在他的掌控之外。


所以他才总是那么紧张。紧张,她的若即若离,紧张她那不明朗的态度。担心她下一秒就会放弃他们这段感情。


可挽留承诺的话,他却说不出口,仿佛就承认了自己在这段关系中的劣势。承认他心里的隐隐不安。


仿佛有些可笑。工作事业上,他是不可一世的贺涵,而在这段感情中。他的痛楚也许就是这个让他琢磨不透的小女人吧。


所以他用保持的这一段距离来维护自己的自尊心。所以他们之间的十年就这样兜兜转转过来。


贺涵的食指在杯沿边磨了几圈。眼眶微微泛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喉咙里发出微弱的轻叹声。


听到老卓带着调笑发出的一声”哼”。


“你可把人家小姑娘带坏了,现在学的跟你一样,说话都带刀子。”


“我倒是觉得洛洛有长进,现在分析起来有条有理的。你觉得扎心那是因为戳中你要害了”,说完停下手中忙碌的动作,抬头似笑非笑的望了望贺涵。


贺涵将另一只杯子推到老卓桌前。修长的手指捏起烧酒瓶往杯中倒了些。


“来,陪我喝几杯。”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唐晶啊?你现在这副样子可真是少见,”老卓又帮贺涵添了酒。


“知道你心里有点不份儿,感情这东西,你俩走到今天确实是两个人的问题。”


“是,唐晶,确实是有些过于敏感了,缺乏安全感。但我认为这不是她的问题。而是来自于你给她的压力。”


“你想想你每次谈到唐晶都说的是什么,她是你十年来一手带到现在的得意门生?是你人生中最完美的作品。口气满是得意的师傅的狂傲口气。”


”她也就只能努力的向上爬,达到你的期待,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有多爱你。你却总是以替她着想的理由将她一次次推开,你有没有想过她最想要的是什么?走到今天,也许就是因为你的心口不一,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嘿,我发现你们今天怎么一个个都帮着唐晶说话。还是不是兄弟。”贺涵将筷子重重地敲在桌子上,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那兄弟我可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还真觉得你配不上唐晶。”老卓特意瞟了贺涵一眼。


“人家事业上做得和你一样出色,还比你敢爱敢恨。而且想想你那处处可笑的自尊心,不可见人的阴暗面,人家的心里要比你善良单纯多了。”


贺涵愣了愣,低头两手摩挲着袖口。


”这话你没听人说过吧?知道你现在接受不了。教你一法子,现在喝一口酒,你就说一句我配不上唐晶,慢慢你就接受了。”


贺涵无奈接过老卓强伸过来的酒。一口饮尽,“我配不上唐晶”,


说完便是如卸重负般的笑了起来。老卓也跟着暗笑,做势又要倒酒,“再来一杯。”


“行了行了,损我还上瘾了。”


老卓没有回话,两人又互敬一杯。





冷风依旧吹过,贺涵却没有感觉到冷,他满脑子都是小姑娘刚才醉酒的样子。嘴里嘟囔嘟囔的,脸上还挂着泪痕。这样做本就是为了她好,没想到却伤她伤得这样深,这不是他想要的。心里有些烦躁,拨通了老卓的电话。


“哎哟喂,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这么晚打电话来干什么呀?”


“老卓啊,你说的对,也许确实是我做错了。”


贺涵落魄又伴着沙哑的声音传了进来,老卓收起了准备调侃讽刺的下一句。


“我承认在感情方面我确实不知该如何处理,不懂如何去爱,这确实是我的问题。”贺涵魂落魄的坐在街头。说话时,抬头又看了看楼上唐晶的房间。


“你不必太自责,没有人天生就会如何去爱,但我想告诉你的是,爱是本能。”

贺唐

打算写车,可是车发了会不会被封号。一般怎么发车呀!😑

贺唐 (踮起脚尖)

   (第一篇文章,给我爱的贺唐。文笔不好,见谅。必须he)

      第一章


"  唐晶,喂,唐晶,怎么了...... "。


电话被突然挂断,贺涵耳边依然是刚才小姑娘断断续续的哭声,心仿佛被揪着。再三犹豫,还是打电话给助理


“ 给我订最近到香港的飞机票 ”


“ 可是贺总,现在已经......”


"就现在,无论什么舱位!”


老卓几句调笑“诶呦,不是已经分手了,怎么,又想旧情复燃 ”


哪怕只是身为朋友,去看一下也是应该的,况且唐晶,唐晶她,是自己十年以来......


“  欸,现在就走,钱还没付呢,又浪费我条鱼......”

      


贺涵在门前敲了许久,才听到里面不稳的脚步声。门被缓慢拉开,露出一双似是迷了雾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诉说着酒气,开口是少见的小女人的娇气软糯声


"你是....."


"贺涵”


门被突然关上,贺涵几乎是下意识的用手肘抵上门框,吃痛的皱了皱眉。

“你骗人,贺涵现在在上海,他,他......”越说越委屈,眼眶泛了红。


贺涵深深的看着他的小姑娘,心里有股说不上的酸楚。


“啪”,门被毅然关上,贺涵才缓过神来。暗笑自己被拒之门外。

电话响起,是唐晶 


“贺涵,刚才有人冒充你,他......”


“ 我来香港看你了”


"那你现在在哪”


“开门”


门内传来踢哩哐当的几声,过了许久,门再次缓慢打开,仍是那双装满星星的大眼睛,带着些醉意。没等小姑娘反应过来,贺涵便已经不请自入。


映入眼帘不出意料的是满地的酒瓶子,贺先生也不出意料的脸色阴沉下来。可却被小姑娘出人意料的一抱,浇灭了怒火。


唐小姐醉后全然没了平时的满身防备,带着哭腔咿咿呀呀说了许多断断续续的话,贺涵一句也没听懂,却也耐心听着,也并没觉得吵,反而心没由来的静了下来。


不一会儿,唐小姐累了,靠在茶几角上睡着了,贺涵便轻轻将小姑娘揽到怀里,坐在地毯上。


很久没有抱到小姑娘了,也很久没有这样看着小姑娘了,贺先生修长的手轻轻拂过唐小姐的眼睛,鬓角,又望向落地窗外灯火通明的夜景,思绪不觉间又飘转徘徊到了这一路一同走过有喜有悲的十年 。也许回不到以前了。


小姑娘缩了缩肩膀,贺涵将怀报紧了紧。

      

      


 多年高强度的职业习惯使唐晶并没有熟睡多久,醒来时已清醒几分,自己身上盖着毛毯,桌子地面上的一片狼藉也被收拾干净,疑惑时抬头猛然看到贺涵正坐在高脚椅上,喝着红酒,正望向窗外。


心仿佛漏跳了几拍,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唯一朝思暮想的人,满身疲惫躺在床上却魂牵梦绕使她无法安然入睡的人,正坐在她面前。


贺涵闻声转过头来,两股视线猝不及防的交集在一起,没有一点防备。唐晶有些想哭,眼前钝起水雾,不得不偏过身子,然后低下头,看着披在身上的毛毯,尴尬的笑笑,又变成了满身防备的唐晶。


贺涵一切看在眼里,也偏过头去,拿起酒杯,将叹息吞进酒里。

 

“你怎么来了?”

 

“  有人深夜打电话给我,哭哭啼啼的说特别想我”贺涵又漏出了孔雀先生的标准微笑,顺带挑了下眉毛。


唐晶表面调笑“少来”,心里还是有些没底气,是喝的有些多。


“我说过,无论在哪里,哪怕是南极,只要你需要我,我都会第一时间来找你”


突然安静了几秒,两人有些尴尬。唐晶开口,


“是吗,那我们接着喝酒,不谈别的,只喝酒”


“不行,你不能喝了”贺涵提高了声调


“我喝酒之前吃过饭了,还特意吃了醒酒药的,这招你教我的,不会头痛。在说我明天早上没工作,可以不去公司,在家休息!"  


唐晶像是备好了万全之策,说的理直气壮。


说罢,起身去拿酒杯,猛地一股眩晕感蔓延全身,钝痛裹着刺痛从太阳穴窜上整个头皮。


贺涵赶忙扶她坐到沙发上,皱着眉看着她,唐晶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歉疚心虚的用大眼睛向贺涵眨了眨,


“哎,我管不了你了”


贺涵转身去拿酒杯,递给唐晶,坐到她对面,深深叹了口气。

      



两人无言却各怀心事,一杯接着一杯,唐晶又小憩在沙发角,贺涵轻轻将她抱起,安歇在床上。


看着小姑娘的睡颜,贺涵俯下身去,小姑娘的睫毛不可察觉的动了动,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无比令人怀念与心醉。


刚刚在贺涵抱她起身时就已经醒了,不知为何,清醒时两人的相处总有说不清的顾虑与隐藏,装睡是为了心中不可言喻的小期待,小姑娘脸有些红。


可吻并没有如期而至,只听见一声叹息,贺涵伸手将被角往上拉了拉,令人心安的气息越来越远。


她听到了贺涵将空调温度调高了几度,然后关了灯,脚步声越来越小。


直到听到那不重不轻的关门声,唐晶终于将被子拉过头顶,缩成一团,放声大哭。


他是真的放弃她了。

      感谢阅读